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emmm联文微信群图,截止时间十一月七日!愿意来搞事情的小可爱自扫!
目前计划是
1 15-20w粉期间的长篇联文/图
2 20w粉的24h贺文/图
3 例如新年/生日贺文

【联文启示】一个真的很认真的联文!

emmmcp随意,每个人写一个短篇/画图把故事接起来一直到叽叽二十万粉!愿意的小可爱评论留言呀!

赶出来的十万粉贺图……被自己潦草哭了。之后会补一个理发师和贺文Σ>―(〃°ω°〃)♡→
叽叽给我一种把自己玩成了杰克个感觉,不管是内测的干净利落还是公测时候的游刃有余。最开始粉叽叽是在玩杰克到绝望的时候,各种被溜各种四放到心态炸裂。然后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b站搜了杰克点进了叽叽的视频。看到的时候秒粉然而一直没有关注一级后悔。那个时候把他的视频都下下来路上听,却没想到关注一波简直想打死傻fufu的自己。之后就有了继续肝杰克的勇气,看了一眼直播果断蹲点对我而言主播一直是个给人很不好的感觉的职业,蹲了叽叽以后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心甘情愿为主播做一些事情。很惭愧自己某种程度上是在白嫖。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杰克玩的这么好,这么帅气,上六阶那天简直激动到炸裂!很庆幸某一天点开了b站遇见了叽叽,也希望未来的时间还能和叽叽一起度过。能粉上这样一个温柔宠粉苏炸技术流的人真是太幸运了。
叽叽十万粉快乐!!!

就是一个点文……

拖更一个多月是我的大锅。
所以来开个点文……cp杰医/裘杰/黄杰/双杰/杰佣/园医
评论抽小可爱……记得带梗ớ ₃ờ不然我不确定会写出什么诡异的东西来……

论司机的n种人格——百变小叽了解一下!!!



排位的时候是沉默叽



匹配的时候是魔鬼叽



玩人的时候是魔人叽



抽刀的时候是震慑叽



打字的时候是上等叽



开箱的时候是非洲叽



喝水的时候是饮水叽



看比赛的时候是解说叽



水友赛的时候是皮皮叽



带水友的时候是祭天叽



被氪金的时候是惊吓叽



组战队的时候是拐卖叽



嘤嘤嘤的时候是可爱叽



看lofter的时候是惊恐叽



被人皇带的时候是高仿叽



看小剧场的时候是吃瓜叽



追太太锤的时候是三岁叽



念喵娘的时候是卖萌喵叽



晚上下播的时候是苏皇叽



给视频配音的时候是总攻叽



被弹幕告状的时候是慌张叽



玩灵魂筹码的时候是迷路叽




连麦的时候是飙黑车的司叽!!!












【请假条】三十题暂时停更+补偿点文

嗯其实原因很简单……高考
大概六月十六号左右恢复
顺便……抽一个小可爱的点文补偿

【杰医/520接龙】微光

*第二棒……真第三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前后都是谁
*看完不要打我……顶锅盖跑

   “那我们需要搬去一个让你不会再如此疲惫和烦恼的地方。”

     她实在是太疲惫了,以至于她没有听到杰克的回应。所有的感知都离她而去,将她拖入沉睡。杰克抱着怀中沉沉睡去的人上楼,动作极轻的将人以一种舒适的睡姿放到床上。

   “做个好梦,我亲爱的艾米丽。”
他在她的身侧躺下,揽着自己心爱的人,他知道她注定无法有一个好梦了。

     艾米丽不知道她为什么在奔跑,她知道不这样做她的生命就将终结。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破旧的废墟被肆意蔓延的野草遮掩。她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渐渐平息了,这才分出心思来打量这个地方。一种强烈的感觉领着她向面前的双层建筑物走去,里面残破陈旧的摆设告诉她这是一家医院。医院中的陈设给她莫名的熟悉感,她似乎在这里为什么人做过治疗,那应该是一个可爱的女孩。

    她看到了一样和这里格格不入的东西,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密码机。在她的手接触到密码机的一瞬,她不由自主的开始进行了破译。但……为什么她身为一个医生会做这样的事?并且如此的熟练?

    无法解答的疑问,无法停止的情不自禁。她的思绪不受控制的飞飘。她记得那是一次难得成功的麻醉,她所做的事情分明是正确的,竭尽全力,为病者谋福,即使那违背了教会和世人口中神的旨意。她记得诊所外震耳欲聋的嘈杂的呼喊,那些人只会站在所谓的正义上俯视所以他们认为错误的,从来没去想过病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莉迪亚!快走!他们要闯进来了!!快走!”

    小护士的呼喊是那么急切,她不得不抛下还在手术台的上女人匆匆离开。她的血还在不停的流……两个生命被她抛给了死神。在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自己和杰克在一起的时光了。她的指尖被电流击中,一阵酥麻。她再次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本能的逃跑。这次她没有那么幸运,她分心了追在她身后的人似乎被浓雾笼罩,她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心跳之下极其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歌曲——那是杰克最爱的。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被绑在椅子上,荆棘刺入身体,疼痛难忍。她得以短暂的看到这个追逐她的人,风衣随风飘动,淡淡的玫瑰香气。没有回应,她无法透过骨质面具猜测这个人的想法。这个人对她太温柔了,却又做出了结束她性命的事情。她现在有时间好好想一想事情了。想一想她和杰克的事情,也许这样就可以心怀幸福的离去。

    他们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呢?似乎忽然就在一起了,但绝对不是一见钟情。那段时间她总是收到鲜艳美丽的玫瑰,来自他,一个坚称自己嗓子疼的病人一个喜欢和她一起看无聊的医书的人。她的医术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似乎所有的瓶颈都不存在了。也许恋爱的人都是幸运的,新开张的诊所红火起来。然而优秀的往往是被嫉妒的,现在的她不得不面对让她烦心的医闹,或许像这样死亡也是个不错的解脱,她将去往一个新家,没有琐碎而烦心的事情。但……她还没有告诉杰克自己的名,还没扔杰克的唱片,熬夜可不是好习惯。

    她看到了自己的终结,看到那个迷雾中的人摘下了面具,一切都太晚了,她的烛火要熄灭了,她已经看不清了。

    “我们仍会再见的,但请你再也不要回来。”

【第五人格】知否,知否?(4)(杰克x医生)

*小学生文笔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混搭三十题
ps:文中医学类描写取材于百度,如有错漏敬请指出。



第四题:一方失去能力



    昏暗的房间里一缕烛火闪烁不定,映着的长影也随之晃动,光芒之外是令人沉郁的黑暗。对放的椅子上有两道身影,几乎相同的坐姿,一个正襟危坐压迫力十足,一个慵懒中透着危险。危险在对峙中膨胀,几欲崩塌。

   “您要知道,作为一个美食爱好者若要享受一道美食,需要极其精心的烹调和耐心的等待和享用者克制暴食的欲望慢慢品味。任何粗鄙的加工和缺乏耐心和火候的制作都是不能被允许和容忍的。”

    空气被凝滞,烛火骤然熄灭,寂静的黑暗下暗潮汹涌。金铁碰撞发出刺耳声响,利刃刺穿身体,鲜血的气息被释放,肆意蔓延。门锁咔嗒一声轻响,身躯轰然倒地一声闷响,窗外乌鸦哀鸣。

    监管者们现在很焦躁,昨夜乌鸦不停的叫了一夜搞得他们精神衰弱,因为做饭出乎意料的美味而被迫负责他们三餐的杰克还不见踪影。“迟到”这个词在众人脑海中一闪而过,但这个词从来未曾出现在杰克的词典中。急着为宝贝女儿带早餐的厂长径直走向了杰克的住所,身后跟了一众好奇的监管者们。出乎意料的,门被从里面锁住了。厨房中的厨具和食材也明显没有被移动或使用过的痕迹。商议再三,裘克冒着之后可能会被杰克暴揍的风险开着火箭冲刺撞开了房门。血气扑面而来,一拥而进的人都愣住了,只有裘克反应快一些拽着
厂长开着火箭冲刺往求生者的住所跑。

    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同样震惊而不解的望着厂长的园丁。本着医生的职业道德,她拎起急救箱在园丁不准欺负我的亲爱的天使艾米丽的呼喊声中跟着厂长和裘克去往监管者的地界。心急如焚的她并没有看到和她擦肩而过的慈善家听到园丁的话后变得极其嫉妒的表情。

    等到了目的地,医生连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相信了。她太清楚那个倒在地上的瘦高身影是什么人了。出于保险,没有人擅自移动过杰克的身体,他就那样趴倒在地上。他身上的衣物残破不堪,染着大片干透了的暗红血迹。他身下的地毯也被血液浸透了,看不出原来的色彩和纹样。就连左手上令人恐惧的利刃都被全部折断,浸染着血色,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究竟是什么人能伤他到这种地步!?她拜托监管者们按照她所说的将杰克搬到床上躺平。她打开了急救箱,用剪刀剪开杰克的上衣,小心的用镊子夹起衣料的边角尽量轻柔的揭下这些粘在伤口上的血淋淋的布料放在一边的托盘上。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因为衣料被揭下而再度开裂,鲜血很快涌出来,她熟练而迅速的为伤口止血,然后轻轻用蘸了酒精的棉签擦去皮肤上等我血迹后消毒、打绷带。剩下的她如法炮制。

    最让她头疼的莫过于几处大的贯穿伤,她无法确信过了这么久伤口会不会已经感染。为了避免过度的疼痛引起杰克的挣扎,医生选择对伤口做了局部麻醉。光线没有她所需要的那么充足,她不得不极其小心的用止血钳夹断血管止血,缝合结扎。同样消过毒的棉花和纱布被塞进伤口填压止血。最后她缝合了伤口,打好绷带长出一口气。医生向众人事无巨细的叮嘱了注意事项,并告诉他们有什么不对要马上来找她。临走,每个人都上前大力的拥抱了医生表达他们的感谢。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医生关于究竟是谁伤了杰克的问题。

    回到房间的医生担忧而疑惑,监管者们的态度已经变相的告诉了她答案——庄园主。除了庄园主谁还能有这样的力量和权力呢?她不知道究竟能否挽回杰克的性命,却要看天意,伤口感染随时会要了他的命。她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接着她才惊觉自己竟然这样在意这个“针对”自己的监管者。

   “谁要管他!”

   医生气恼的跺跺脚驱赶心里莫名其妙的感情,她把急救箱随意一放就躺在了床上。保持精神高度集中近一天的疲惫在此时席卷而来,她决定好好休息一下。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她沉沉的坠入了梦乡。由此她也就没有察觉到一个本应该还在昏迷的高挑身影悄无声息的走进了她的房间,为她关了窗、盖好被子,摘掉像是人骨一般的面具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后关上门离开。第二天,医生在门口收到了来自杰克的谢礼——一束绝艳如鲜血般的玫瑰。

    最近杰克好像变得更奇怪了,他似乎厌倦了在浓雾中狩猎。求生者们进行游戏的时候总能见到杰克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并且他追击他们时也没有了往日的迅疾。求生者们一头雾水,监管者们则三缄其口,不愿说出真相,仿佛说了就会遭受同样的对待。但这样的改变并没有对杰克造成什么打的影响,无非是把所有人送回庄园所需要的时间变得长了一些。即使没有的令人忌惮的雾隐和加速,医生依旧没能逃脱杰克的追击,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一次伤害。借着佣兵将杰克引开的时间,她站在圣心医院二楼的房间里紧锣密鼓的破译着密码。她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径直向医院走来的杰克,不多久心跳就开始响起,变得剧烈。为什么不用雾隐呢?她一边跑一边思考,即使两次雾隐间会有一定的时间间隔,现在也应该可以再度使用了。医生只顾着思索原因甚至没有意识到她跑到了医院二楼的断墙边。下一秒她就一脚踩空从楼上掉了下去。

    一声尖叫打破了医院的宁静,佣兵和同他一起破译密码的两个队友一样,做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

   “我们都走了密码机怎么办?可医生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园丁和律师都表示她/他放心不下医生一定要去看看。

   “现在这个密码机是最后一个了,也没剩下多少未被破译的部分,交给我就行。”
    佣兵向他们示意,表示破译最后这个密码交给他来完成。闻言,两人立刻抛下密码机他们向声源地跑去。佣兵无奈的看着队友离开,忍着战争后遗症造成的头疼破译被队友丢下的密码机,他笃信杰克是绝对不可能让医生受一点伤害的。医生害怕的在尖叫中闭上眼睛,不敢面对即将到来的后果。不合常理的,她觉得自己被包裹在温暖的怀抱中这让她分外的安心。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和身体砸在地上的声响,唯独没有疼痛!医生愣了一会儿,她慢慢睁开眼,深绿的风衣翻领映入眼帘。她忽然不想恍惚了起来,她对这样的温暖这样的视野似乎早有体会,并为之沉迷。

    “亲爱的医生小姐,能麻烦您从我身上起来吗?您这样投怀送抱的姿势必然会导致赶来营救您的队友的遐想,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医生这才意识到他们两个的姿势有多么的暖昧,会让看到人产生怎样的想象。她的脸通红起来,急急忙忙站起来。在这个人面前,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失态,就好像这个人会容忍她的一切一样。她想起杰克还未痊愈的伤口,这样大的冲击力,伤口一定会裂开的。医生想要蹲下来去检查,她伸出的手被杰克不动声色的推开了。杰克已经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站起来了,但她看见了,他曾躺过的沙地上印上了淡淡的血迹。

    “亲爱的医生小姐,您若是担心的话……不妨等到游戏结束后再来监管者的住所找我。一味地耽误时间对你我都没有益处。”杰克对脸上写满了对他伤势担忧和对他不使用能力不解的医生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您要知道,有些话、有些事是不能公之于众的。我们唯一能做的的就是保持沉默和不断的思考,使自己不在种种的现象中迷失,保持自我。况且……破坏规则的人总是会受到严厉惩罚不是吗?”

    医生呆立在原地看着杰克哼着小调离开,像是被什么无法挣脱的东西钉在了原地。直到大门被打开,她被同伴拽着跑出一路电闸塞回自己的房间她才找回自己的意识。因为恐惧冷汗不知何时浸透了她的衣服,身上的温度被风带,让她赶到刻骨的寒意。她一下瘫坐在地板上,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她终于明白了,明白了导致所有人深陷庄园的原因——规则之下,无人幸免。


TBC

NEXT:第六题意外&惊喜
    

【第五人格】知否,知否?(杰克x医生)

*小学生文笔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混搭三十题系列
Ps:讲真,我还以为自己设置了定时更新的……拖了这么久很抱歉!顶锅盖逃跑!



第三题:偶尔蹦粗口



    医生觉得她要被众人的目光烧穿了,其他监管者们似乎  和杰克达成了什么共识,几乎每次都会对他放水。她想去找杰克询问原因,单挑她在游戏中几乎见不到杰克,去监管者的领地又太过可怕。医生不知道杰克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讨厌被区别对待。因此她写了一封信让随从带给杰克,希望她不要在如此。

    从结果来看,杰克的确收到了医生来信,他停止了先前放水的行为,认真对待起了游戏,医生的生存率也由此大幅的下降。好景不长,事情开始向着另一个极端发展,医生都数不清她究竟被杰克追逐了多少次。一旦遇到杰克在的场次,他要么先解决医生,要么将医生留到最后不紧不慢的追着她跑遍整个地图吓够了本才把医生击倒,放到狂欢椅上送回庄园。至于地窖?医生表示她已经不止一次在地窖前被绑上气球带走了。医生并没有发现相比之前,她的生存能力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强着。

     这下医生更生气了,戏弄人也要有个限度吧!她实在难以理解对方古怪而令人讨厌的行为。事实上除了她,所有人都搞不清杰克谜一般的脑内构造,只能对医生表示同情。于是医生又给杰克写了一封信,强烈谴责杰克这种公报私仇的行为。医生没有想到的是,这回杰克回信了,字迹从容优雅,措辞得体,态度诚恳,字里行间表示的只有一个意思:“您的技术实在是差的太让人难以忍受,需要比其他求生者更多的练习,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帮助您提升水平。”

   “神经病!脑子有坑!没皮没脸!谁要你自作多情多管闲事!我就是不用你帮忙也能进步!今天就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医生的‘关怀’!!!”

    医生扔了信纸骂人的样子吓到了路过的厂长和正等着医生帮她包扎的佣兵。厂长打了个冷颤,回去把消息告诉了小丑、班恩和蜘蛛小姐,他们不约而同的一致决定不把这个消息告诉前段时间以权谋私压榨他们的杰克,准备欣赏杰克狼狈的模样。毕竟,一个火气十足的女人可以抵得上十个监管者,这一点在小丑一不小心撞坏了蜘蛛细悉心织好的蛛网被吊在军工厂的电闸大门上示众一天后得到了证明并深入人心。更何况是遇见“仇敌”,有句话说得很好:“永远不要试图去和一个火冒三丈的女人对抗,除非你觉得自己活的太久了。”

    此时的杰克正心情大好的在圣心医院追猎(散步),业绩对他来说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只要不显得在水就可以。当然,这只是他个人的特权。求生者们也已经看出来今天的杰克无意追求业绩,专心划水。大好的机会自然不会被放过,不出十分钟他们就开启了电闸成功逃脱了。期间杰克也只是象征性的追了他们一会就走了。现在什么都破坏不了杰克的好心情,他简直可以想象到医生看完信件后愤怒的精彩表情,单纯的小美好女孩子生起气来总是气势凌人又十分可爱的。中途休息时其余监管者们努力想掩饰的一丝同情下的幸灾乐祸的表情印证了他的想法。

    作为一个贵族,杰克有着各式各样的衣物以在不同的场合应对不同的情况。而出于对风衣的喜爱,外套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各种风衣。杰克不需要思考就可以想到若是遇到医生的后果。他脱下了曾被戏称为“密码机之光”的亮铜色风衣,换上了一件既耐脏又不易破损的咖啡色风衣。作为一个有着良好素养的绅士,他怎么可能对一个女孩子动粗?况且这样可爱的脾气在善良的女孩心中来的快去的更快。医生只是需要一个发泄口来倾倒自从加入游戏以来所遇到的种种不顺和委屈,而他心甘情愿当这样一个存在。要知道这样善良的女孩总是把不好的心情全部藏在心里,一点也不愿意让别人担心的。一次合情合理而恰到好处的单方面的暴力正可以帮助她在因疑惑和愧疚停手后回归正常。

    事情的发展正如杰克预料的那样,即使电闸已经打开,自始至终没有遇见他的医生依旧没有离开,她坚决的表示要揪出这个不断戏弄她的监管者狠狠教训他一顿,让好好他领教一下女孩子的怒火!没有人敢去劝解怒火中烧的医生,没有人傻到去做浇在火上的热油。出于吃瓜群众的心态和害怕被一刀斩的心理,逃脱者们全部逃离后和监管者们一起挤在公共观战区围观事态的发展。实践证明,怒气值max的女孩子战斗力的确爆表。不过以厂长的想法,杰克不过是出于上等人所谓的绅士风度不想对女孩子动手罢了。

    医生没飞什么力气就放倒了“毫无还手之力”的杰克,她半跪在杰克身上,用膝盖抵着杰克的胸口,一手按着对方的肩膀,一手用力的用去了针头的针管恶狠狠的戳着他的身体并异常激动的破口大骂。

    围观的群众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不怒则已,一怒惊人。他们谁也没想到性格温柔善良的医生生起气来战斗力如此强大。其他监管者则担心起这个新手医生的安危,要知道上一个这么对着杰克破口大骂的人下场凄惨到连庄园主都看不下去了。杰克报复的可怕并不只在身体上的创伤,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摧残。见杰克既不反抗也不反驳,各种原因集结起的怒火渐渐消散。医生忽然愧疚起来她看着因为自己而变得十分狼狈的杰克,愧疚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忽然,一只手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样揉了揉她的头发,与此相伴的是温柔而带着几分调笑的陌生的声音。

    “敬爱的医生小姐,能麻烦您先从我的身上起来吗?您这样的姿势不仅压得我呼吸困难,而且会让看看到的人产生误会。这对你您的声誉非常的不好。”
医生这才意识到她还跪在杰克身上,她一下子红了脸慌乱的站起来。她杰克还没有起来,以为自己下手太重了便又蹲下来想要检查一下对方的伤势。医生刚刚掀起一个衣角手腕就被杰克抓住了,不紧却也让人无法挣脱。

    “杰克先生,我只是想检查一下……”您的伤势。

    “医生小姐,希望您还记得这是在游戏中。如果您真的担忧您在我身上造成的伤势的情况的话,我建议您在游戏结束后来监管者的住处找我,以及,您再不走的话,我就不得不再次针对您了。”

   “你这个人!谁要管你死活!!!”医生的脸更红了,她用力甩开杰克的手气鼓鼓的站起来转身就走,脚步用力的像是把地面当作了杰克一般。走出电闸,医生发现杰克并没有追过来,她这才意识到杰克是故意的不然自己个哪的根本不可能放着病患不管就直接走掉,这不符合她作为医生的准则。她又担心起这个捉摸不透的监管者来,而一切又要结束了。

    事后,围观的人们在被杰克“关照”后表示,围观者有风险,吃瓜需谨慎。


TBC

Next:第四题:一方失去能力
     厂长:杰克又被庄园主请去喝茶了!
    

     监管者们:不会出什么事吧……上次可是被扣光了                  业绩!

     小丑:他们谈的挺开心的,贵族和贵族之间的py交易。

【杰医】医生粗口征集

嗯……占tag致歉
想了很久没有想好一个可爱善良有一定上等人品格的医生要怎么骂一个嘲讽和欺负她的杰克……
所以!求小亲们给点意见和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