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16H/黄别】城

*小学生文笔,一发完结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西幻设定有大量私设
*黄少天(龙族)x刘小别(城灵)
*撒泼打滚求评
*猫咪参考挪威森林猫
*誓词源于百度侵删

    
   

  “先人造城,选绝世之材筑城,请四方有能之人长住,邀众人构以层层阵法与守护之石镇守,因守城所用皆为世间有灵奇珍,固城生灵,以人形现,通体无温,城灵一体,灵脱城则万劫不复……”



       在荣耀大陆的边陲,有一座小城,面朝广阔的大海背靠郁郁葱葱的森林和高山,气候也是整个大陆最为舒适宜人的,因此,一年里总有不少的游者、冒险家、诗人、佣兵、剑客或是精灵、矮人和龙。把这个边远小镇当做犒劳一年辛苦的休憩之所。当然,前提是你能找到这里。小城的外面是浓浓的迷雾,没有足够的勇气实力还有运气,就只能迷失在这座小城的外缘,以撞上暗礁或摔下绝壁为结束。

       当这个小城迎来一年中最欢乐最热闹的咏月节时,一个年轻的浑身湿透的金发剑客带着一身的伤痕和疲惫来到了这个小城“诶呦,这是个什么地方,没想到大陆边境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就是这雾也太大了点,什么都看不清,差点就摔近海里了,文州竟然也不提醒我,要不是我视力好又反应快,早就撞到全是暗礁的水里了,差评!”年轻的剑客一边说着,一边收起背后宽大的龙翼,掩去属于龙族的特征向在淡淡雾气中若隐若现的小城走去。

       “我去!这城怎么这么远!”走了三个小时还没有走到小城的剑客只好在附近的山壁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隐隐有淡淡的歌声于莫名的清香自远方随着海风柔和的吹来,助人好梦。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舒服的一动都不想动,身子骨下柔软的床塌和身上厚实的被子把黄少天暖的意识都飘乎了,暖融融的空气里,有着淡淡药草香,软乎乎的奶茶香,还有什么暖呼呼的毛绒绒的东西蹭着自己……事情不大对,黄少天一下子清醒过来从床上坐起来,吓得挨着他取暖的猫咪一声尖叫从厚实的被子里钻出来,跳下床弓起背全身柔软的毛都炸了起来,紧张的盯着他。小屋里并没有人,床边的矮桌上放有冒着清甜热气的粥和一盘包的精致的包子。长途跋涉又不省人事的睡了两天的剑客在饿肚子和吃饭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不管饭里有什么,小屋的主人既然能把他从山壁上拖出来,还贴心的帮他换了衣服处理了伤口,总归不会再给他什么吃害人的东西。等黄少天吃完,觉得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才开始观察起这间屋子来,不大,地面上铺着厚厚的长绒地毯,所有的都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炉上正架着冒着浓郁茶香的茶壶,长桌上还有翻到一半的书籍,窗边还有几盆肉乎乎的花型小盆栽,看起来是个独居的人所有的房间,当然,如果没有结界就更好了。黄少天正想着怎么不打破结界离开就有见到小屋的门被打开,一个青年推开从门外走进来。好看,让人移不开目光,这是黄少天见到对方唯一的想法,似乎是察觉到了黄少天的目光,一直将黄少天放置在一旁的青年终于停止了投喂在他一进门就扑上去的猫咪分了些目光给他。

     “你好啊,我叫黄少天,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目的当然是来度假了,说起来,你们这个地方服务也太差了点,我沿着海滩整整走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啊!一个人影都没见到,不是说每年人满为患吗?我还特意来早了一点,结果差点累死自己……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黄少天赶在那人抄起手边的书本砸他之前收住了话,慢慢坐起来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把他当做空气做着自己事情的青年。初见黄少天只觉得惊艳,现在却觉得这个人哪里都好看,罕见是黑发黑瞳更是吸引人的目光,怎么看都像是神赐的礼物,完美的符合了黄少天对伴侣的审美,美中不足的是,人类的生命相较于龙而言实在太过短暂。

       “我带你去那儿,你走偏了,所以没有遇到城里的人。”而且偏到了我家附近,一路上胡乱挣扎不说,还一个劲的说着龙语折磨人的神经。刘小别内心疯狂吐糟这个不偏不倚挡在他回家路上的人,手上迅速收拾好行李。

        “正好我要去城里,一起吗?”

        “那可太好了麻烦你了啊。你这个人可真好。”

       黄少天跟着刘小别走了一条地图上从未出现过的路,站在小城中心的塔顶以一条龙的视力远望时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偏离的有多离谱,让他奇怪的是无论从哪里都看不到刘小别住的地方,就仿佛被从世界上抹去一般。看着这个小城街道的复杂程度,黄少天立刻向被他吵的快要爆发的青年表示求收留,求导游。出乎意料的,那个青年答应了黄少天,飞速的处理好了自己的事务后,揉着耳朵一把拽过黄少天手里长长的购物清单,轻车熟路的带着黄少天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带他去买清单上面种类繁多的物件。等到了傍晚,两人抱着花费了大半天时间买好的,黄少天要带给亲友的所有礼物走在回程的路上,成群结队的萤火虫像一条光带一般悠然的飞在他们前方为他们照明。

       “刘小别……”我喜欢你。

        黄少天的话被淹没在巨大的爆炸声中,刘小别只是平静的看着他,示意他抬头。绚烂的烟火在他头顶绽放,在一阵阵巨响中变换着形状刘小别忽然凑到黄少天身边,用指尖在他的背上划下不知含义的字符。引路的萤火虫了然的在他们身后兴奋的飞出各式各样的桃心,却在黄少天回头的时候被刘小别挥手打散。

      “你刚刚在干什么?”

      “提醒你不要再往前掉下去摔死自己,你不理我,我只好多划几下了。”

       刘小别一脸无辜,黄少天看不出什么破绽,有些失望的跟着刘小别回去。然后,问题来了,刘小别的屋子明显只有一张床,即使那张床大的睡三五个人都不会拥挤,刘小别的表情也表示着他是绝对不会和他睡在一起的。黄少天帮着刘小别清理了一块可以供人躺下的地面,铺了厚厚的被子充当床垫。最终黄少天被赶到了床上,刘小别抱着他的猫睡在地下。

       夜半,黄少天实在难以入睡,打算去找本书来催眠。他看见睡在地上的刘小别,呼吸轻浅,蜷缩在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团子。他忽然明白,为什么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异常的温暖,地面上还铺着厚厚的毛绒地毯,这个人他怕冷啊。他轻轻下床,小心翼翼的抱起人,轻轻的放在床上,将体温冰凉的人抱在怀中,意外的收获了平静很快便入眠,也就没有看到,窝在他怀里的刘小别睁着那双好看的银绿色的眼睛看了他很久很久,轻轻的迅速吻上他的嘴唇,然后满足的往他怀中蹭了蹭,心安理得的在他怀中沉睡。

        黄少天有些尴尬,大清早醒过来发现自己一见钟情的人被自己抱在怀里睡得正香而自己却尴尬的起了反应。该死的龙性!黄少天口吐龙语暗骂自己竟然如此没有忍耐力,只是抱着人家睡觉就已经栽了。黄少天小心的将手臂从对方身下抽出来,轻轻的掀开被子把自己挪出来。他正要去拿外衣,手腕就被另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将自己团在被子里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看着自己。

     “大清早的你干嘛去……”

       黄少天只觉得要遭殃,这人明显还没睡醒,起身时毫无自知之明的露出了胸前大片的雪白。可他偏偏还不好说出来,只好移开视线,看向窗外。

    “我的天,这都快中午了……快起来!说好的去看游行呢!”

      “ 嗯……中午?你急……什么!瑞拉你怎么不叫我!”

         刘小别猛的从床上跳下来抓起在暖炉边上一脸无辜的猫咪恶狠狠的盯着猫随后一脸绝望的吧猫扔出去。

  
       “额其实也没那么晚……唔”

       黄少天已经换好了衣服,试图安慰刘小别,无奈口中被包子塞的满满当当,只好拍了拍人的肩膀。来不及多说什么,两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门。不想刘小别住的地方太过偏远,若是步行过去就什么都看不了了,黄少天很想变回去直接飞过去,只是这样一定会吓到这个人。

        他偏头去看刘小别,发现他一点也不急,把一切收拾好之后抱着他的猫出来向黄少天笑了笑。只见刘小别将猫使劲扔出去猫咪便变成了一头四翼四爪鹰头兽尾的异兽,一双眼睛撒娇一般的盯着刘小别。刘小别则在他惊讶的眼神中做了个请的动作,拉他坐上去。

        除了起飞时的一点颠簸,剩下的一切都证明这只异兽绝对受过良好的训练,在它的背上,黄少天第一次见到这个边陲小城的全貌,山川相缭守卫着这座城池,雾气自山巅而下与海上的雾气相汇,环城而走,成群的荧光蝶在雾气中起舞。

     “他叫瑞拉,还是个小孩呢,我在很小的时候在悬崖边捡到他,那时候他连毛都没长,特别丑……”   身下一阵摇晃,刘小别连忙改口说他好看特别可爱,这才没有再被甩下去。“可现在啊,他都能带着我到处飞了,要没他,我可拖不回来你,重死了。”

       幸亏有了这异兽,他们如愿赶上了游行,街道两侧已经挤满了人,精致的花车,盛装打扮的表演者,轻快的歌舞,无不令人叹为观止。夜晚则又是另一番景象,街道上张灯结彩,魔法在空中炸开了花,所有的生灵都在歌声中游乐。

       随后的几天的热闹一天胜过一天,也使人越发流连忘返。刘小别带黄少天游览了城中最美的风景,体味了城中的风土人情。他们躺在白色沙滩看夕阳坠入满天繁星,沉入水中看游鱼在珊瑚见嬉戏,抑或在旅馆在小屋做一些需要把猫扔出去的事情。现在他们正在山林中,黄少天像个大妈一样手里拎着几颗植物块根,胳膊上挎着个藤条编的大篮子,最下面放着两尾叫不名字的鱼,一条菜蛇和一只野鸡,两两直接用刘小别找来的草药隔开,中间是半框野果和菌子,再上一层就是各式各样的调味料,和一袋粟米,现在这个篮子还有变得更满的趋势,黄少天已经看见刘小别又抓了什么回来。

       “我说你也……太热情了吧?这么东西吃的完吗?”

         “还有猫。”

         “你还管他!我没记错的话他前天才吃了半个仓库的吃得吧,有你这么对自己的坐骑吗,不能这么乱喂啊!你就不怕他以后飞不起来!”

          黄上天愤恨的看着这只表面上是猫实际上是坐骑的猫,这些天里没少追着他挠,报复来的莫名其妙。此时他正懒洋洋的窝在刘小别怀中,在刘小别向他走来时还故意在他的怀中蹭了蹭,明显的耀武扬威,或者说吃醋。

       刘小别对黄少天抛了个白眼,把猫扔在地下抢过他胳膊上的篮子去处理食材。黄少天看着刘小别忙碌,戳了戳火堆对着猫比了个安静的手势,他从衣兜里摸出一个骷髅头的戒指搬开骷髅的下巴,出现在他眼前的消息和前几次别无二致,只是更严肃,这已经是他第六次收到喻文州催促的消息。他看看用于通讯的闪烁的戒指,又看看忙着做饭的刘小别,轻轻合上了骷髅的下巴。跳起来去“帮忙”。

       最终大部分食物还是进了刘小别和黄少天的腹中。和黄少天闹了半天,刘小别没骨头似的靠在黄少天肩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火堆上的烤鱼。他看了眼黄少天曲肘狠狠打了黄少天一下。

      “嘶——刘小别你这是谋杀!”

         黄少天无辜的看着刘小别再接再厉再次搂上刘小别的腰,这次没有在挨打。夜半时分,他们两个缩在一个帐篷里,黄少天抱着浑身冷冰冰的刘小别讲他在荣耀大陆的见闻,刘小别则回以当地的故事传说和一首催人入眠的歌。猫咪看着刘小别,一双竖瞳里冷意十足,猫咪张开嘴说的却是当地的语言“你别玩太大了,他只是一个人类而已。我知道他会龙语”猫咪伸出爪子按在刘小别唇上“他一个龙骑士怎么可能不会龙语,况且他只是个游客,终究会走的,可你能跟他走吗?即使他愿意留下来……一个人类又能活多久?”

       “我知道,我只是……只是和他开玩笑而已 。”刘小别沉默了很久,揉了揉猫咪的头,拽过猫咪抱在怀里,闭上了双眼。

        回到小城已经是几天后的中午,。黄少天拖着刘小别去吃饭,又摆了地摊把这几天的收获卖了出去。刘小别在猫咪杀人一样的目光下把一根项链混进钱币中不由分说的都塞进黄少天的包袱里。一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刘小别就毫无形象的把自己拍在了床上支使连东西都没放下的黄少天去打水溜猫。不得不说,刘小别住的地方太过偏僻,要没有猫咪带路黄少天还真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水源。就在他要拎着水囊回去的时候,猫咪炸了。一阵风吹过去猫咪已经变回了原本的形态紧张的盯着对岸树林下波动的阴影,喉咙里不断发出威胁的吼声,阴影中也升起了黑色的雾气。黄少天苦笑,摸了摸他的头顶让他冷静下了。他转身将水囊全部放在异兽的背上捧着他的脑袋,前所未有的认真。“我知道你能听懂,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的。”说完黄少天便毫不犹豫的越过河水,站入雾气缭绕的阴影中随雾气消失。

      刘小别看到自己的坐骑驮着水回来时并不惊讶,只是伸出戴着手链的手笑着拍了拍他“以后又只有我们两个了,不准再吃醋了。”

     “你还是当真了……”瑞拉一抓子按在手链上想把手链钩下来不想被刘小别硬生生扳到了一边“你……我不管了还不行!但是你要是敢出城我就……”

       “不会的,我还没那么急着送死。”

         刘小别揉了揉终于变回猫咪的瑞拉轻轻笑了“明天起就不要再叫我了,我要好好睡一觉了。”

        回到蓝雨的黄少天自知理亏乖乖挨骂,随即便投入到了工作中。在蓝雨他有属于自己的责任与义务。战乱中的时间总是流逝的飞快,那一年起荣耀大陆陷入了一场历时长久的战争,没有哪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战火燃遍了整个荣耀大陆。由此,黄少天就再也没什么假期可言。

       越是危险与混乱越是能发掘出一切善恶美丑,一切记挂的憎恶的,支持着每个在战乱中挣扎的求生者。乱中偷闲时,黄少天偶尔会想起在那个小城中的人,浑身上下冷冰冰的却意外的温柔,笑起来很好看,唱歌很好听,腰很细,嘴唇很软,呻/吟的声音很撩人……只是,再也见不到了。几十年的时光对龙而言不过是沧海一粟,但那已经是一个人类的一生,与之一别,便是永生不再相见。

       战争结束已是千年之后,荣耀大陆也已经满目疮痍。处 理好一切,黄少天带着千年前发现的蛛丝马迹和战争中得到的猜测,寻着记忆中的方向飞向那一处宁静的边陲。即使这里如此遥远,却也无法逃脱战火的洗礼,小城没有往日繁华,战争的痕迹还未褪去却不凄凉,一如既往的宁静平和。

         黄少天没有再迷路,他依旧没有在地图上找到那间小屋。他耗费了很长的时间去寻找,只见到已经塌了一大半的小屋,支撑小屋的材料都已腐朽。那一天他忽然想喝酒,用失魂落魄来形容黄少天并不为过,他没有喝酒,却像是醉酒一般。他站在小城中心的塔顶,向下俯瞰,灯火连成了线条,绘成了守护法阵。黄少天猛然惊醒,他所栖身的塔正巧位于大大小小法阵的中心。城中的人曾告诉他,塔中紧锁的内门从未被打开,因为除了钥匙没有一种方法可以打开门,而没有任何一把钥匙与之相匹配。他冲到内门前,门上只有一个标志那是他收到的项链的形状。

      随着楼梯碗沿而下,黄少天又见到了那只猫,“我可没见过活千年的猫,或者说想你这从破壳到脱离幼崽就要千年时光的异兽,他是怎么看你从一个蛋到成年的?”

        猫咪留给黄少天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带着他一路向下。满室光华中,他看见一只挂着手链的手臂伸了出来,手的主人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毫无自知之明的撩人。
 

     “你好啊我叫黄少天,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你们这儿的服务可真差,连个向导都没有!我可是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找到,快要累死了,少年求带路啊!”不待人抄起手边的东西砸过来黄少天就扑过去紧紧抱住人吻上去。很细的腰被另一双手臂所环住,柔软的唇被另一副唇舌侵占,撩人的/吟再也无法抑制,冷冰冰的身体染上千年前的热度。

“我说刘小别,既然你也死不了我也死不了,不如我们结个婚吧。”黄少天抱紧还在放空的刘小别,在人耳边轻笑“反正该做的不该做的我们都做遍了,再多一个也没什么。”

腰间一阵剧痛,黄少天幽怨的看着满脸通红的刘小别,眼睛里写满了“谋杀亲夫”四个大字。
    

       那一年荣耀边陲的小城又多了一个节日,其盛大远超当年的咏月节,不为其他,只为庆祝他们的城灵终于嫁出去了。

      “我黄少天/刘小别愿意娶刘小别/嫁黄少天作为我的妻子/丈夫。我内心知道,你将成为我终生的朋友、伴侣、我惟一的真爱。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在上帝面前,我将我的承诺给你,我承诺,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在你身旁作你的丈夫/妻子。我承诺,我将毫无保留地爱你、以你为荣、尊敬你,尽我所能供应你的需要,在危难中保护你,在忧伤中安慰你,与你在身心灵上共同成长,我承诺将对你永远忠实,疼惜你,直到永永远远。”* 

“黄少天,我爱你。”

“很巧刘小别,我也爱你。”漫天烟火下,他们为彼此戴上凝聚了誓言的戒指,在塔顶拥吻。萤火虫在他们身后飞出一个有一个的桃心。

后记
“……城灵一体,灵脱城则万劫不复,若得一心上人,两情相约而长相守者,则的其自由,天地为家。”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