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第五人格】知否,知否(杰克x医生)

*小学生文笔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混搭三十题系列
*初来乍到求大佬关照

第二题: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第一次的成功逃脱给了医生勇气,她终于不会因慌乱而犯许多十分低级的错误了。随着配合的增多,她也和大家渐渐相熟了起来,作为唯一一个懂医术的人,性格好的医生受到了所有人的喜爱。她从园丁口中得知那天的监管者的名字叫杰克——监管者中最奇怪的一个。他对逃脱者总有些奇怪而不可捉摸的衡量标准,有时他懒散到只会在地图里散散步,或者装一装样子抓个人然后又故意放跑;有时则一个不留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把他们全部送回庄园……最可怕的是对于一些人……竟然是被放血死去的。

   “说不定那天心情好吧?”园丁趴在桌子上戳着她宝贝的工具箱有些担忧的看着依旧没有了解到杰克危险性的医生“杰克那个家伙……只是看着像好人而已,那种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所以,祝你好运了医生。”
园丁的祝福好像起了效果,这次的游戏中医生第一次没有被第一个发现。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她过度紧张,听到一点点心跳就逃跑以至于又跑到了没去过的地方而迷路被落在最后,她根本没有机会看到杰克。当然,由于杰克的消极怠工,他们大获全胜。

    医生从同伴口中所知监管者们各有所长,比如小丑裘克的火箭冲刺又比如班恩的锁链,总体上来说监管者们的实力应该都是差不多的。至于结局这要决定于监管者和他们逃脱者各自的因素。遇到了班恩医生才了解到杰克之前是有多么的放水,她还没有跑出去多远就被击伤了,作为一个没什么经验新手不一会就被打倒绑上气球扔到了狂欢椅上。医生的心跳从未停止过,看起来班恩决定守尸。他在她的身边绕着圈,防备着其他的求生者,以免她被救下功亏一篑。医生害怕而担忧,她除了等待被送走什么都做不到。不知何时医生耳边响起了一个哼着天鹅的好听的男声,很像杰克的声音。医生迷惑起来,这场的监管者不是班恩吗?接下来更让她疑惑的事情发生了,班恩向来救她的魔术师精准的挥出蓄力一刀打算一刀斩时他的手臂似乎被什么给带偏了。斩机落空,他陷入了僵直期间他还向某个方向凶狠的的瞪了一眼,离他最近的医生简直要被吓死了。医生不解,这片刻的疑惑让她差点没意识到自己被魔术师救了下来。没空也追问也不能再为这样的事情分心令队友的努力付之东流,伴随着轻快的小调声,医生飞快的跑到了一个房间给自己疗伤。

    心跳再度变强,医生正想往外跑就被一股力量拉了回来按在墙角的草丛里动弹不得。她惊恐到了极点,可她不敢出声,这样会把监管者引来。她被迫保持着一个扭曲的姿势——整个人被按住了肩膀,因为承受不了身上的力度而坐在地上,双手被扣住拉高举过头顶按在粗糙了的墙壁上,那神秘的力量几乎将她整个人按进了墙她感觉自己要和壁融为一体了。扑通…扑通…扑通…扑通……她的心跳是如此的急促,她相信监管者一定已经发现了自己。这时额头上传来了柔软温热的触感,像是一种安抚让她安心。医生也因此镇定下来,她平静的看着班恩的身影在目光所里及的那个木板前出现了三次,又从她她面前走过去了两次!最终班恩选择了离开,逐渐消失在医生的警戒范围外。在这股神秘力量的帮助下,医生活到了最后并成功的在班恩的钩子落下前跳地窖逃生了。传送前,她似乎又看见了那个穿着风衣的优雅身影。

     另一边,班恩看着医生消失在地窖里则气的想暴打在他身边哼着小调晃悠的杰克一顿,仗着特权和雾隐的能力明目张胆的破坏游戏秩序帮助求生者开溜。这件事他必须要告诉庄园主,让庄园主扣他工资!罚他干活!!事实上,杰克也的确被庄园主请去喝下午茶了。

    之后的几次,医生因为对游戏里的奇怪现象百思不得其解而推辞了同伴们邀请开始专注于学习一些她跳过的基础知识。所有人都出去了,庄园就只有她一个人,安静的让她有些害怕。同伴回来时她是非常开心的,可他们脸上都是万分郁卒。

    “艾米丽我跟你说,这几天千万,千万不要去又杰克的局!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去!!为了你的胜率和心跳好好着想一下,一定不要去!!!”

    “诶!为什么啊玛尔塔?”医生被一进来就拍一套住她肩膀严肃叮嘱她的空军吓到了,她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同样面色沉重的佣兵。佣兵双手交叉坐在桌边低头思考了一会,好像在考虑怎样措辞好把话说的委婉一些不要吓到医生。

    “从他的行为来看,他并没有放过最后求生者的打算,说明他在追求大获全胜的结局和一个也不放过分数加成。另外,他追我们追的非常急,并且每次都是精准的蓄力一刀斩,这表明他在追求速度。综上,杰克有很大的可能性在赶业绩。”

    “杰克先生他……也会赶业绩的吗?那真是辛苦你们了。”医生一脸震惊,一想到这个人从来都不可捉摸她就释然了“不过……我还是想尝试一下,不然总在原地踏步怎么和大家合作?我不能一直被你们保护啊。”

    大家都拗不过医生,只得由她去了,只希望医生的信心不要受到太过沉重的打击。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杰克竟然“仁慈”的杀三放一(医)。这给了大家一定的信心,决定再去试试。几场下来,医生的疑惑更深了,每次杰克可以击倒自己的时候都故意打偏让自己跑掉,或者在同时追击两个人是选择了比她更能坚持的人。虽然杀三放一并没有改变他们失败的结局,但有一件事可以确认:杰克在对医生放水。

    作为唯一一个例外,医生成了大家询问的对象,而她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杰克对医生完全是一副消极的态度,他甚至会故意把医生赶到地窖前让她逃跑即使这样改变不了结局。几经验证,杰克的仁慈只会出现在医生身上,以一种在所有人看起来对结果毫无改变的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的方式。唯一值得庆贺的是,医生的游戏技术终于开始一点点进步了。



TBC

NEXT:第三题:偶尔爆粗口

      医生:“变态,流氓,不要脸!素质无穷连!”
     

      杰克:“我不是故意嘲讽你,而是你真的太菜。”
    
      医生:“我不玩了!”
   
    
      众人:“NO!我们失去了唯一治疗!和杰克的仁慈!”

评论(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