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君绝》 原创自嗨

忽然有了梗,原创人物,自嗨,小学生文笔,希望各位太太能不嫌麻烦的提出建议。





君绝
“望穿秋水,再望不到你。”

温小姐是个温润的女子,就如她的名字一样平淡。我第一次见到温小姐时她刚刚出浴,身上裹着厚厚的浴衣,湿淋淋的长发披在身上,细润的水珠一滴滴流下,落在地板上,她不惊讶我的突然来访,微笑着邀我入室,问我喜欢茶还是咖啡,在绵绵夜雨里暖化湿透了的身心。她收留了我这个落魄而遭人嫌弃的小女子,说她正缺个人同住,说她可以给我一份正当的事做,我说我毫无用处,她说我做饭很好,于是我成了酒吧里的常驻厨师。       

在我的记忆里温小姐总是笑着的,对任何人都笑的温和而有礼,让人觉得温暖。她常常邀我一同在阳光正好的时日里游赏不大的小城,看不一样的生活。我才知温小姐的人缘不止于我,整个小城似乎都和她有着不可思议的情谊,小城的居民也是温温雅雅,接受了外来的我,时不时请我做一点饭菜送去。温小姐笑,说他们很喜欢我,然后又笑吟吟的同我喝茶聊天。      

温小姐的家在酒吧的三楼,二楼则是员工们住的地方,每一间都和家一样体贴。她请的都是些和我一样的落魄人,造就了大杂烩一样的员工,清汤一般的酒吧。我们常常在夜里放歌,谈心,玩闹,放纵,我开始对这个地方有些喜爱,想要记录下这时光。脑子里死掉的灵感一点点浮出来,我开始每天拿着画笔画板在纸上涂抹,温小姐看了把画拿给大家看,出乎意料的,迎来了大家的赞赏,于是酒吧的墙上多了一张又一张山水人事。       大家总说我是幸运的人,我只笑笑,我只不过是在漫漫人生里同他们一样,同他们一样的遇到了一个温润而好心的女子,除此之外并无差别。

时间似乎就是这样,当你沉醉其中的时候在你的心上狠狠的插一刀。

我曾以为时光会这样淡淡的过去,在晨起时的乐声里开始,在夜幕里的狂欢结束,周而复始。但某一天,我的时钟被顽劣的孩子搬动, 脱离了原来的轨道。我很早之前便知道温小姐是一个les,然而我却后知后觉的在感情浓厚到无可挽回的时间意识到,哦,我喜欢温小姐。那一段时间我总是很消沉,大家都看着我然后叹气,是了,他们早就知道的,温小姐有自己的恋人。只是我到来的那段时期里,她们在冷战,我似乎能预感到这场冷战快要结束,因为我的到来……在远方会有人为此而放下高傲而归。

记得那是个有些烟雨气的日子,温小姐离开了小城,把店交给我打理我想她是知道的,可不懂她为何要给我希望,然后将它浇灭连一丝火星也不留下。

那夜下起了暴雨,酒吧里挤满了躲雨的人,我在三楼的露台张望,盼望温小姐的回归,不由得记起一次我从噩梦中惊醒,露台上,温小姐散着一头长发,靠在露台呃的护栏上,修长的手指持一支细烟,早淡淡的有些柠檬味的烟气里张望,说一句你快回来。

温小姐终是回来了,和一个女人,没有现象中的高傲,更像是一个文雅的淑女。温小姐在笑,她笑的很不一样,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接下来的几天,她们出双入对,幸福的仿佛没有所谓的冷战,突如其来的她把酒吧的钥匙交给我,我知道,她要走了,抛下小城的一切,再也不回来。

我鬼使神差的,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她拍拍我的肩把钥匙放入我的掌心,却吝于给予我一个拥抱。后来,她真的走了,在一个阳光正暖的午后,我从露台上张望,看她和恋人离开。
我接受了她的安排,是厨师也是老板,和以前一样的晨光里微笑,半夜里狂欢,我收到她寄来的信和明信片,与大家分享,我把它们贴满酒吧。

最长久的最后,我决定回一封信,虽然整张纸上只有一句温小姐,我想你回来。

于是我开始张望,在夜半十分,持一根烟,在露台上盼望。望一个不可能回来的人,一个如她名字般平淡温润的女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