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东喰 原女】Always waiting for you (雾岛绚都*原女)

第一次写喰种文,首发在百度贴吧
小学生文笔
半原著半架空,原创女主
ooc严重,到处雷
依旧…希望赐教

1-2




『一』 “从今天开始,雾岛绚都就是各位的同伴了。”

多田良先生和往日一般简单的介绍了安静的站在人群中央没什么表情个子有些矮的男生。
人群里,澜偏着头,打量起这个仿佛被遗弃的孤鸟一般的喰种,当澜的目光对上他的双瞳那一刻澜停住了,随后,轻轻摇头将斗篷上的帽子拉起,嘴角牵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轻灵的站在楼顶脆弱的栏杆上,随手扑扑随风飘荡的披风头也不回的仰面跳下高高的楼顶熟练轻巧地落在房间的窗前,纤细的手推开陈旧的窗,飘然落地。昏暗的房间里,澜忍不住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清亮的蓝紫色眼眸中闪过玩味的光。
“这个新人,很有趣呐,看来又可以可以玩一阵了”
澜轻按手指,骨节活动的脆响在房间里回响。细碎的夕阳透过厚重的窗帘洒入房间,电视在不停地喧闹着,自以为对喰种了如指掌的人类正在发表着自己的宣言,窄小的沙发上,一个裹着厚重棉被类似于团子不明生物慢慢爬起。
“都这个时候了啊”

澜揉了揉因为长时间沉睡而开始疼痛的头,简单的判断了时间,微微一笑,从硬度可以和地板媲美的沙发上跳下,赤脚走在一尘不染地板上换好平时穿着的衬衣和长裤披上披风及膝的长发乖乖的被梳成 高马尾。澜无意识的扫了一眼桌上的通知,垂下手沉默了很久抓起面具便跑向集会所在地。
“我不接受,为了一个看起来优秀的新人,便要替换掉我,我实在很难接上一个比我小的小鬼当我的上司。”澜平静的说着,语气没什么变化,就像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在你从那次意外中吸取教训之前,还请你担任好你现在的职位”
现在两个字被无意的加重,多田良一如既往的冷静。 “。。是,多田良先生。” 澜微微后退面具下的脸惨白,垂着头沉默,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似是弥漫着雾气。
雾岛绚都打量着这个自己的部下,高挑而古怪,全身都被披风覆盖着给人一种疏离感的女人。 澜抬头,视线与雾岛绚打量的目光都相对,澜就这样看了很久有些失态的笑起来“姑且就陪你玩玩吧,初次见面我是澜。”
“雾岛绚都,”雾岛绚都似是对这个无礼的部下不满,随意的回话便离开。

澜淡淡一笑玩弄着垂落的发丝,跟着雾岛绚都,一路来到了天台,然后突然挥拳打向雾岛绚都的小腹。。。。黑色如天鹅绒一般的夜幕下没有繁星,雾岛绚都半蹲在天台的护栏边,洁白的牙齿紧紧咬着纯白纱布的一端,右手则用力的往左臂上缠纱布,好看的眉头紧皱脸色极其的难看。的确没有什么比我被自己的下属一拳打倒在地又被按在地上狠狠的嘲笑一番更让人感到火大。拉下外衣的袖子,绚都一身黑气的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不偏不倚的撞到了迎面走来的女子,不胜柔弱的女子自然跌倒在地上,绚都不由得注视起眼前的女子。
说是女子或许还不够恰当,眼前的人更像一个刚开始发育的女孩,披风外纤细的手脚如不沾阳春水一般柔弱,脸庞说不出的清丽有带着一丝远超其的成熟和妩媚。蓝紫色的双眸闪着灵动的光彩,这样的眼眸似曾相识。
“没事吧,”绚都俯身拉起坐在地上同样观察着他的女孩。

“没有问题的,谢谢”女孩微微一笑,转身步入身侧的房间。绚都惊异,没想到这个女孩会是自己的对门。

一墙之隔,向来昏暗的房间里澜嘴角的笑意渐深,“真是个好玩的新人,”蓝紫色的眸子闪过算计的光芒。





『二』
清晨太阳刚刚露出脸庞,徒步在各个大楼间穿梭的身影猛的停顿在空中然后下坠消失在鳞次栉比的高楼间。

澜迅速的甩掉被汗水浸湿的训练服走进浴室,三分钟后收音机准时的开始播报无聊而枯燥的新闻澜则优雅的做着瑜伽,手中的咖啡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当明媚的阳光撒满东京的每一寸土地时,澜安静的站在雾岛绚都的房间门前抬起戴着素色手套的手轻轻的富有节奏敲门。
门外的敲门声就像夺人性命的魔鬼一般不断响起,绚都不耐的拉开房门,自己的“部下”正安静的站在门边大有嘲笑的意味。
“早上好,雾岛先生”耳边传来淡淡而漫不经心的话语,没有回答她的问安,因为自己还有事情要做,转身便关上房门。
“多田良先生让我跟着你”淡淡的话语飘进绚都的耳畔,绚都扫了一眼跟进来的澜,背对着她开始进食。澜看了一会儿进食的绚都的,背影。抬头观察了一下绚都的房间,简单的有点可怜但也不失一份清明,唯一煞风景的或许就是那一个“庞然大物”——满是热带鱼的鱼缸。轻轻松松的越过绚都站在鱼缸前好奇的戳戳鱼缸,吓的满缸的游鱼四下奔逃。
“咔——”几枚晶体擦过澜的脸颊飞过,钉在鱼缸边的墙壁上,澜披风帽子的边沿缓缓裂开一条细口。
“你在哪里干什么呢,混蛋”绚都站在澜的身后,如天使羽翼般的赫子剧烈的抖动着,黑着脸瞪着澜。
绚都的样子透过鱼缸倒影在澜的眼中,澜可以看到那清澈的紫色眼眸中浓郁的怒意,仿佛是领地被侵犯时的雄狮。“这是什么东西?”澜几近将脸贴在鱼缸上,仔细的观察着可谓旁若无人。
“热带鱼,混蛋你看够了吗?”绚都抓起澜的披风将她整个人提起来丢在一边注视着惊魂鱼。 “你。。喜欢。。。鱼?”澜毫无防备,被丢到一边,似乎是没反应过来,坐在地上,揉着发疼的身体,歪着头仰视绚都略微艰难的发出鱼的读音。 听见澜别扭的读音,绚都忍不住去纠正,顺带狠狠的敲了一下澜的头。
“干什么!”澜跳起来,气呼呼的瞪着绚都,全然失去了平日里的淡定和高冷,拽过绚都的手就是过肩摔。
绚都略微好奇的看着向来冷冰冰的的部下炸毛,然后便被狠狠摔在地上,正欲起身,身上一沉自己的部下正坐在自己的身上玩味而带怒气的看着自己。“你给我放开,混蛋!!!”绚都反应过来伸手用力的去推澜,澜纹丝不动反而按住绚都的手压在他身上,附身凑近绚都的耳朵底语“呵,真弱呐,要不是你是我的上司,真想好好调教你呐”语毕,澜微微张嘴轻咬绚都的耳垂,随即起身绕有兴趣的观察绚都的反应
。 耳边传来温热细腻的气息,细细的底语传入他的耳际,绚都未来的及反驳就感到耳垂处一瞬的温热,一时间红了脸死死盯着澜,目光可以杀人。 澜见好就收,马上起来站在一旁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微微颔首拉起绚都。
这样怪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绚都奉命外出才结束,跟班的喰种们不了解澜的性格从此烙下了绚都欺负澜的映像。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