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全职同人】 归期未至 (cp喻王黄刘)

*第一次写全职文,ooc严重,错字有,漏洞有。
*嗯cp喻王 黄刘
*架空,略含黑道设定。
*慢更,大家见谅。






归期未至

序 (1)



     “我和他说“刘小别你走了就别再回来!”然后,他就真的消失了。”
                ——黄少天

     
      初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撒下一串柔光,因为重要的会议,平日里忙碌的工厂不得停工,b市难得一见的露出了碧蓝的天和灿烂的阳光。床头柜上圆滚滚的闹钟的指针微微偏转,然后向前一滚摔在地上滚来滚去,喊魂一样的放起不知名的俗气的重金属,黄少天一个激灵醒过来从床上跳起来,扑向那个传播精神污染的闹钟,狠狠的关掉闹铃的开关扔在一边。他栽会床上,翻了个身,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发了一会呆起身去洗漱。他站在镜子前,确认自己的样子还看的过去,没有宿醉留下的痕迹。黄少天走到书桌前,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笔记本在第三页没写完的正字上,又添了一笔,嘴里迷糊不清的念了一个数字,又把本子扔回抽屉锁上下楼去了。

       楼下的咖啡厅已经开门营业,黄少天走下来再咖啡厅里转了一圈和员工们打招呼,确认有没有人迟到,一切如常,他也便一如既往的拿出一个青绿的马克杯,泡了一杯花式卡布奇诺放在柜台上,自己抱着一个同款的蓝色杯子,坐在柜台后面把目光投向门口,像是在等什么人。咖啡厅的生意很好,即使是早上也不显冷清,黄少天看腻了推门进来又走出去的顾客,趴在柜台上和正擦桌子的店员聊天,店员或许是对他的喋喋不休不胜其烦,急匆匆的擦干净了桌子转移阵地,他见人走了,坐回椅子上拿出手机刷今天的新微博,认真的像是要找出什么来,以至于他没听见大门口风铃的脆响。

       “麻烦来两杯拿铁,一杯要冰的。”

       “哦,好的请稍等,一共四十六元,今天牛排打折需要来一份吗?”黄少天头也不抬的报价钱,继续向对方推荐“我们这边的牛排很好的,尤其是八分熟的那种,配黑椒汁味道很好的,还有沙拉和餐包,保证您满意。”

       来人并没有打断他的话,只是在他说完的时侯开口“少天,好久不见。”

       “诶,文州!”黄少天猛然抬起头,看见了微笑的喻文州和站在他斜后方的王杰希“文州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们,我现在闲的快要长蘑菇了。”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他们往雅座里走“前段时间你们不是还在巴黎吗?还和我说要好久才回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行程和计划有些偏离,耽误了不少时间,杰希有重要的事情耽误不了,所以就提前回来了。”喻文州笑了“少天你最近还好吧,没再跑出去买醉吧。”

    “没有没有没有!当然没有了,文州你竟然不相信我,怎么说我们也是那么多年的朋友了啊。”

      雅间里,喻文州认真的看着黄少天沉默了一会,端起热气腾腾的咖啡又放下。

      “少天,你还在等刘小别吗?”

       像是有人用利器砸碎了镜面,虚假的表象骤然崩塌露出不堪的内里。没人再说话,房间里的气氛冷的冲走了所有的喜悦。半响,黄少天抬起头神色低落,他轻声说“文州,三年了,我一直在找个理由放弃,可我怎么都找不到放弃等他的理由。我不敢出去找,我怕我要是走了,他那一天回来就再也找不到家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些年他看着黄少天和刘小别怎样艰难的走到一起,又怎样耗尽了感情而分开,他和刘小别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就像满是杂质的水晶,太过通透,只需要三言两语便可说清道明,再无多一事可言,又无法拆解。

      王杰希看着他们两人叹了口气问“黄少天你还想不想见刘小别?”

      “怎么可能不想,做梦都想见到他,可是我连梦都没得做。”黄少天自嘲的笑了笑,等着王杰希继续。

      王杰希低下头似乎是在思考,随即不顾喻文州阻拦的递给黄少天一个牛皮纸的信封让他拆开。

       黄少天奇怪的看了一眼王杰希,拆开信封。薄薄的信封里只有一张照片,满溢的光彩扑向眼里。夕阳的余辉下,喷泉的水滴晕染了金色的光华,正义女神的铜像于暮色中屹立,古老的建筑拖出长长的阴影……,密密妈妈的人群,看上去和一张单纯的旅行照片没什么区别。

    “你仔细看看右上角最右边边街道里的人群。”王杰希淡淡看着疑惑的黄少天,等着他自己发现。

       黄少天依照他的话看过去,街道口的人群一片又一片,  每个人都长得像又不像,挤挤挨挨的站在一处,密密麻麻的人群里,有一个单薄的身影隐隐闪现,和记忆中一样只穿着白色的衬衣,背着个小提琴的盒子,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身影,是他再也不想放走的那个人。
           
  tbc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