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夏日嫣然》 依旧原创自嗨

嗯第一次开原创的大长篇,希望大家喜欢,文章里可能还有不少bug各种求指出,也希望大家支持一下我这个懒癌文手,没人催的话可能就会犯懒……以上。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原因吗?我只是单纯的相信,她一定会来,她必定会成功而已。”
                 —— 温昼

序章
    北方的夏天来的轰轰烈烈,气温随着时间的走过一天热过一天,偶尔来一次任性的降温,冷病了一群人又急匆匆的再次热了起来,不给人适应的时间。这是一片空旷而密集的花海,廖无人烟,鲜花遍地,唯一独立于花海的是一间有了百年历史的别墅,艳丽的花朵为这个建筑让开了道路,白漆的篱笆圈出了一大片低矮的青草场地,每隔几个篱笆桩后都有守卫不惧炎热的端着枪支禁戒。在这个别墅占据了大半个墙面的玻璃窗外,有喜鹊时不时的张开美丽的翅膀在嫩绿的草丛间跳跃,在阳光下的羽毛反射着耀眼的色彩,悠闲自得。然而这仅仅是对喜鹊而言的自在,在被日光烤得热透的墙壁与摆满了各式藏书的足有两三米高的书架的夹缝里,有一道目光藏匿在阴影中,随着喜鹊的跳跃而漫不经心的游移,房间里舒服的靠在躺椅上看着报纸的老人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死神已经扼制了他的咽喉,等待死亡的大门打开,砂勒时间下午四点三十七分二十三秒,死神微笑着举起了夺命镰刀,刀光闪过,喜鹊惊飞,主战派的靠山悄无声息的消逝在夏日的炙热的阳光里。

                              Ⅰ

    “最新消息,第一联盟的阿尔特里副长于砂勒时间下午四点四十五分在其私人别墅中死亡,引起联盟主战派动荡,经砂勒警方初步调查认定为工程事故,关于其死亡的具体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电视里主持人播报的新闻惊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忙碌的警员们,他们有些难以置信,那个他们追查了快要四年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而为之定罪的第一联盟的副长,知情人公认的好色而狡猾的老狐狸就这样毫无缘由的意外身亡了。一时间,没人说话,大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该为这个可以说是天理难容的老狐狸的暴毙
而欢庆,还是该为四年的努力付之一炬而气愤,每个人都各有各的答案。苏戈城看着还在回放的新闻发了会呆,总觉得蹊跷,那种惜命的人的房屋怎么可能会有工程上的问题,而那处房产不是为大多数人所知的,就连他们也是废了一番功夫才查出具体地址的,苏戈城从抽屉里翻出手机犹豫了片刻,或许那个人会知道些什么,这类事情那个人总是知道许多他们怎么也找不到的线索和答案。她起身向上级示意,得到了许可,便急匆匆的跑去了休息室,确定没人以后把门反锁,靠在墙壁上,打开手机屏幕按着记忆里的号码拨了出去,机械的女声在长久的等待后一遍遍重复,重复三次,还是同样的结果。大概是有重要的事不在吧,苏戈城想,毕竟,那个人只要手机通着就不会不接电话。片刻,她转而拨出了另一个号码,不出意料的三声水滴坠入水面的咕咚声,有人接起了电话。

     “您好,我是苏戈城,隶属于长夜第七区,职务是警员。能麻烦接一下…温昼上将吗?”

     “好的,请稍等。”一阵键盘敲击的声响过后,对面再次有了回应“很抱歉,苏戈城小姐,温上将正在第一联盟境内执行特殊任务,暂时不在基地。但是如果您能证明您和温上将有亲属关系,我可以给您她个人现在的联系方式……”

      “我是她爱人。”

       苏戈城面不改色的打断了接待的话,然后听见了类似于钢笔啪嗒掉在桌面上的声音。她笑了笑,猜的出那边的接待员是怎样一副惊慌的样子,匆匆忙忙的,一边震惊一边确认关系一边查找联系方式。
     
     “……这是您要的联系方式,将于半小时后失效,请注意时间,请务必不要泄露出去,谢谢。”

      等待对方挂断了电话  苏戈城看了看临时记在手臂上的电话号码,纠结的拿手缠着垂下来的发丝。半晌,她慢吞吞的照着长长的一串电话号码打过去,经过一番奇怪而麻烦的暗号接,她听见接电话的人向外喊了一句“女人,有人找你!”而后是些她听不太懂的语言,大概是那边的本土语言,但她还是听到了砂勒,副长,暗杀这样的词语。等了约莫五六分钟,电话被人拿了起来。

       “您好,哪位?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是我……没事。”

        苏戈城有些楞,太久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你还真是……”温昼听着对方的声音失笑,转而看了看表“这个时间……戈城你这是旷工啊,不怕上司扣光你为数不多的那么点工资这个月没饭吃吗?”
     
     “……不是有你呢嘛,少将大人你工资再少,还养不活我一个小警员啊……”

     “怎么可能养不活,还得养的白白净净的呢。”

      “什么意思啊你!”

      “字面意思啊,白白净净,赏心悦目抱着还手感好。”
        “……你个女流氓”

        “可惜这个属性只有你才能触发,你就认了吧。”

        “你……”

       苏戈城噎的说不出话来,电话那边的人竟然会这样,不过至少可以听出来爱人心情不错,这样一会也不会太难开口。苏戈城原地又纠结了一会,调整心态开口“今天早上播新闻了,简直太气人了,我们追查了四年的案子因为嫌疑人死亡被迫终止了,你说那么怕死的一个人怎么就给自家的燃气管道给害了,太粗心了,弄得我们这边全乱了……”

      “你啊,别气嘛,谁没有个意外呢?要不是我们上司心血来潮的要和你们合作,我不也不会见到你,更不会和你相爱了啊。所以说啊,意外时时有,只能我们自己认倒霉了……”

       “可还是不甘心啊,差一点就完成了。就差一点了啊,说起来你怎么又出去了,说好的休假呢?”
       “休假取消了呗,你都不知道我们leader多可怕,简直压榨劳动力。”温昼轻笑着,却隐约感觉到她想问的不只是这个,尤其在这样特殊的时段里“看在你这么主动的份上……赏你一个问题问。”
       苏戈城一愣,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或许是猜到什么了也就没有再遮掩,问了出来“那个人的死,是不是你们做的……”听到苏戈城的话温昼有些担忧,这次任务保密的级别很高,影响也很大,上电视是自然的,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的国家也播出了关于这个事件的新闻报道。她很清楚这个案子自己的爱人查了多久又付出了多少努力,而自己让她们的努力全部被废弃了。温昼看了看窗外的街道放轻了声音“戈城,我……可我现在不能和你说,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情。等我回来再给你解释好吗?”

       听见对方这样说,苏戈城便知道,这次又是那种半个字也不能对外提起的任务,那种稍有闪失就会送命的任务。
       “可,为什么?我和我的同事努力了四年,马上、马上就可以检举了,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

        “戈城啊,你要知道。我们这一行不是和你们一样的”我们注定要做这种不能公开的,不能通过法律解决的问题。温昼有些头疼,她竭力不让苏戈城了解到自己的工作是有多危险,可命运还是毫不留情的让她们之间信仰上不可调和的矛盾以最激烈的方式撞到了一起。

     “我知道了……你忙吧……我还得去上班呢,先挂了。”

      “等……”

       温昼还想说些什么,而电话那边的爱人反常的挂了电话,她正想打回去,又放弃了,这样的情况已经解释不清楚了,位面不同,自然是不能相互理解,相互为谋,只能回去再谈了。
另一边,苏戈城忽然觉得委屈起来,多年的努力打了水漂,军方却连一个解释都不屑于给出,自己最亲密的人也一个字都不能透露。她一个人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同伴见她脸色不好上来询问,她也是一带而过的回答了,脑子里乱乱的,她需要整理自己的思绪。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