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方王】去往你身边 (上)

注意事项

1。ooc严重,无可救药
2。小学生文笔,求不嫌弃
3。文梗源于飞鸟症设定和神探夏洛克第一集的第一集
4。私设老王医药世家出身
5。双方死亡向,如果不喜欢请原谅
6。祝愿大家新年快乐,阅读愉快


------------------------------------------------------------------------------------------

     

        七月的布里斯班,寒意料峭,在这座与黄金海岸相伴的城市里,人们正守望着各自的温暖。透过林立楼房散发着暖黄色光的窗口,一个男人正抱着他心爱的女儿,神色温柔,准备为她讲述今夜的睡前故事。

    

          “爸爸,”可爱的女孩子伸手合上了男人手中的童话书“我想听你讲一讲你的那个笔记本里的故事可以吗?你答应过我的。”

        

        男人闻言,微微发愣,然后轻轻点头。

      

          “孩子,你知道飞鸟症吗?”

       

        “就是那个,如果受了伤,伤口在一天里没有结疤的话,就会从伤口里面钻出有着黑色羽毛的飞鸟的病吗?”

      

           “是的,”男人低低的笑了“其实这种病还有另外一种症状,如果得了飞鸟症的人选择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的话,他的伤口里就会钻出有着纯白色羽毛的飞鸟,这只飞鸟会飞到他的心上人身边,永远不离开。”

        

        在中国荣耀职业联赛的第十三赛季,预感到他们敬爱队长将要退役的微草仿佛不要命了一般,一路披荆斩棘,气势凛然的杀入决赛,从蓝雨手中夺得了冠军,当天,队长王杰希便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退役的消息,在一场欢天喜地的庆功宴后,独自收拾行李离开了微草,没有让任何人知道。骤然脱离了荣耀和比赛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这位联盟公认的最好的队长,如果不是他退役的消息还在被广为议论,京城这家远近闻名药坊兼医院里没人相信一个初来乍到的年轻医生,曾经是荣耀里的顶尖高手之一。短短三个月,所有人便对这个新人另眼相看,出色的医学和稳重的为人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也成为了不少女子心中未来的丈夫的标榜。随着时间的推移,王杰希已然成为了药坊的主人,这时大家才明白为什么当初一个只有着高中学历的人为什么会被录用,这药坊本就是他们家的产业,只是叛逆的少年终于回归正道,子承父业而已。

          

        至于王杰希为什么留下接手药坊而不去跟高更远的地方,他仅仅只是想等一个曾经和他一起手捧冠军奖杯的人回归,仅此而已。

          

        最近北京的天气一直飘着细雨,滴滴答答设的打湿了北京城,就像最近北京不太平一般,这个消息已经传遍大街小巷,每天都可以见到有人自杀,死在它们不该出现的地方,人们已经麻木。而在看到报纸上又一条自杀消息的时候,王杰希的心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惊悸,那些自杀的人有不少来他这里看病买药的,不乏有和他一样患有飞鸟症的人。王杰希正凝神思考着其中的关窍,便觉得手臂钻心的疼,他扔下还显示着新闻的手机跌跌撞撞的跑进休息室。因疼痛而产生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王杰希艰难的脱下了上衣,另一只手慌乱的拆下缠在手臂上的绷带,似乎有什么活物在王杰希左手手臂上那道还未完全结痂的狭长而深刻的伤口下涌动变得越来越剧烈。王杰希用力咬住了嘴唇,忍受着血肉被破开的剧痛,然后,从那伤口的中间露出了黑色的鸟喙,黑色的头颅,黑色的羽翼……一整只漆黑的飞鸟破开了伤口飞出,它围绕着王杰希上下翻飞了几圈,展开羽翼从休息室半开的窗户间飞走。

          

        王杰希愣怔的看着纯黑色的鸟儿飞走,只有一片羽毛飘然落在他手臂上的伤口上,那道伤口和鸟儿飞出前如出一辙,微微发着红,在苍白的皮肤上红与黑交相映衬,灼伤了王杰希的双眼。这是十几年的光阴里方士谦送给王杰希唯一的礼物,是方士谦离开后留在王杰希生命里唯一的印记,惨烈而鲜艳。王杰希收起变得一塌糊涂的心绪,将被他脱下的衣物一一穿好,对着铺满了整个墙壁倒映着自己狼狈模样的镜子自嘲的笑了笑推门离开,继续他为人解除病痛的工作。

          

        快要关店的时刻,一直不大的雨慢慢变的急促猛烈起来,王杰希迎来了一位需要紧急抢救的病人。当他处理完一切,终于可以回家时,北京城里已是大雨倾盆,豆大的雨滴伴着狂风在昏暗街灯下斜斜滑过,撞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王杰希一直有着步行回家的习惯,把雨伞借给了同事的他,此刻也只能寄希望于有不畏风雨出租车经过这里并停下。万幸的是,药坊处于黄金地段,在这样一个深夜还有出租车出没,并愿意载他回家。出租车里放着老旧的粤语歌,不慎真切,缠绵悱恻的曲调和唱词听的王杰希意识昏沉,没有里平日里的谨慎,因此下车后他没有注意到在暴雨里悄然熄火的出租车开关门的声音。

          

        雨似乎是下的更大了,当王杰希被人用手铐锁住了双手,被锋利的刀刃划破脖颈的皮肤时想到的竟然只有雨势的大小。

         

        “你的飞鸟真的很漂亮,和你一样…引人注目。”

         

        他听见那人在他背后说着,气息透过雨幕喷洒在他耳边。这让王杰希不适的摇了摇头,刀刃也随之嵌的更深。

        

         “你在等一个人对吗?”那人轻笑“你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回来,只是盲目的等待。他一定花了很长时间让你爱上他,久到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已经中了他为你下的毒。所以,当他离开以后,你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无药可救,多么好的手法,你会记住他一生,而他说不定已经忘了你。”

        

         “闭嘴……”王杰希说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禁想起了过去消逝的时光里那个人的音容笑貌,因为队长要离开微草而对他甩脸色的样子,自己接受微草第一战时别扭着鼓励自己的样子,因为自己和团队脱节破口大骂的样子,自己改变打法时分外不甘的样子,因为各种小事纠缠自己的样子,耍起性子来骄傲的样子,捧着奖杯欢笑的样子,接吻时爱意与独占交融的样子,离开时候决绝的样子……不管哪一种,都是自己喜欢的,都是自己最爱的样子。

      

        “不如这样吧,我这里有两瓶药,一瓶可以要了你的命,另一瓶可以让黑色飞鸟永远不再出现。是死在对他的爱里?还是在对他的爱里重新开始新生?”那人伸手将两瓶药摆在他眼前“不论你选哪一个,我都会吃下剩下的那个,我们死亡的机率是相同的。”

          

         王杰希低头看着交谈间那人摆在眼前的药瓶,看着那人解开他的手铐走到他的对面,平静的看着他,看着他身陷泥沼,被沉默和孤独煎熬,牵起的唇角带笑,仿佛在说你逃不了。对上那人的目光,王杰希满满伸出手选择了一个药瓶,平时绝对不会颤抖的手微微抖着,看着那人拿起剩下的那一瓶,和他同时拧开了瓶盖,和他一起吞下药片,来玩一场不死不休的游戏。

      

         暴雨下的更大了,劈劈啪啪的撞碎在北京城里,祭奠一场盛宴,嘘——仔细听,滴答滴答七月五日已经来临,游戏的钟声敲响了。



TBC


希望大家不介意的话可以提一些咩?我会在后续力努力改进的!!!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