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黄刘】等你回头

ooc是我的,人物是重爹的
短小一发,黄少场合
以及大纲丢了求剧情走向


黄少天有些难受,他费尽口舌之劳从别人口中软磨硬泡出了刘小别的去向,惊讶过后是释然,心里受伤的人,往往需要家的温暖来治愈。挪威——这个刘小别曾经生活了快要二十年的地方, 对于需要独自舔舐伤口的刘小别而言,是最佳的选择。现在他站在寒风里,眼中是绚烂的极光,脑海中却是久远年代里那个隔着长桥红着脸向他表白的十七八岁的刘小别。那时黄少天没有想到他们后来真的在一起了,现在的他同样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分开。观赏极光的人群惊呼着,掩盖了一声声时有时无的呼唤,黄少天嘲笑自己痴心妄想,这个地方除了刘小别在没有他所认识的人,而那个怕冷到难以理喻的人也不可能在大冷天的跑到外面来看极光,哪怕挪威是个特立独行的在高伟依旧屹立不倒的温带海洋性气候的城市也化解不了那个人对寒冷的敬而远之。不去管内心疯狂叫嚣着的想要回头的预感,黄少天搓了搓因为放在空气中太久而变得僵硬的手,兀自走出人海。


在这样一个遥远的异国,黄少天走在他和刘小别曾经走过的路上,脑子里全部都是那段改变了他十年之久的旅程,他记不清当时的他们的音容笑貌,却记得那种直触灵魂的感受,那种天地为我独尊的年少气盛。而现在他一个人走过曾经他们一起走过的地方,才明白,当初的刘小别为什么执意要让他一个人走一回,只有一个人时反反复复的走过这些地方,才能在这重复出现的景物里体会到其中幽静的寂寥的忧思与踌躇,只有一个人走过时才能在这让人疯狂的寒冷与孤独里想清楚从来没有想清楚的事情,只有一个人走过时才能明白在这个灯火阑珊处做下决定有多痛苦。这时他才明白原来抛弃家乡亲友和一个初识的人走向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地方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不是怕从此天涯无依,而是怕偏离了轨道的未来。 中国企业的假期总是短暂的,没有足够的时间给黄少天伤悲春秋,他不得不在黑暗中沿着灯火照下的通路赶往机场,回归广州温暖的怀抱。诺大的机场里,停着太多的飞机,停留太多的人,而通往广州的就那么一架,想要登机也只有那么一个登机口,视线所追寻的人也只有那么一个。


明显比他人厚了一层的外衣,有一点长了的头发,样式与众不同的护腕,显眼的蓝色耳机——他们刚刚在一起一周年时,他跑了半座广州城买回来送给他的耳机,被他嫌弃过难看却视若珍宝的耳机。黄少天想要大喊一声刘小别,然而姗姗来迟的水土不服让他的身体想陷入了深深的大海,失去了对一切的感知,难以执行大脑下达的命令,刘小别三个字,只化作三个嘶哑的气音,转瞬弥散在并不喧闹的机场中。黄少天只得望着他在自己的前面不回头的走上和自己相同的航班,坐在一个即使回头也难以发现他的舷窗边,踏上一个两相思两不知的归途。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