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第五人格】知否,知否?(4)(杰克x医生)

*小学生文笔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混搭三十题
ps:文中医学类描写取材于百度,如有错漏敬请指出。



第四题:一方失去能力



    昏暗的房间里一缕烛火闪烁不定,映着的长影也随之晃动,光芒之外是令人沉郁的黑暗。对放的椅子上有两道身影,几乎相同的坐姿,一个正襟危坐压迫力十足,一个慵懒中透着危险。危险在对峙中膨胀,几欲崩塌。

   “您要知道,作为一个美食爱好者若要享受一道美食,需要极其精心的烹调和耐心的等待和享用者克制暴食的欲望慢慢品味。任何粗鄙的加工和缺乏耐心和火候的制作都是不能被允许和容忍的。”

    空气被凝滞,烛火骤然熄灭,寂静的黑暗下暗潮汹涌。金铁碰撞发出刺耳声响,利刃刺穿身体,鲜血的气息被释放,肆意蔓延。门锁咔嗒一声轻响,身躯轰然倒地一声闷响,窗外乌鸦哀鸣。

    监管者们现在很焦躁,昨夜乌鸦不停的叫了一夜搞得他们精神衰弱,因为做饭出乎意料的美味而被迫负责他们三餐的杰克还不见踪影。“迟到”这个词在众人脑海中一闪而过,但这个词从来未曾出现在杰克的词典中。急着为宝贝女儿带早餐的厂长径直走向了杰克的住所,身后跟了一众好奇的监管者们。出乎意料的,门被从里面锁住了。厨房中的厨具和食材也明显没有被移动或使用过的痕迹。商议再三,裘克冒着之后可能会被杰克暴揍的风险开着火箭冲刺撞开了房门。血气扑面而来,一拥而进的人都愣住了,只有裘克反应快一些拽着
厂长开着火箭冲刺往求生者的住所跑。

    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同样震惊而不解的望着厂长的园丁。本着医生的职业道德,她拎起急救箱在园丁不准欺负我的亲爱的天使艾米丽的呼喊声中跟着厂长和裘克去往监管者的地界。心急如焚的她并没有看到和她擦肩而过的慈善家听到园丁的话后变得极其嫉妒的表情。

    等到了目的地,医生连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相信了。她太清楚那个倒在地上的瘦高身影是什么人了。出于保险,没有人擅自移动过杰克的身体,他就那样趴倒在地上。他身上的衣物残破不堪,染着大片干透了的暗红血迹。他身下的地毯也被血液浸透了,看不出原来的色彩和纹样。就连左手上令人恐惧的利刃都被全部折断,浸染着血色,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究竟是什么人能伤他到这种地步!?她拜托监管者们按照她所说的将杰克搬到床上躺平。她打开了急救箱,用剪刀剪开杰克的上衣,小心的用镊子夹起衣料的边角尽量轻柔的揭下这些粘在伤口上的血淋淋的布料放在一边的托盘上。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因为衣料被揭下而再度开裂,鲜血很快涌出来,她熟练而迅速的为伤口止血,然后轻轻用蘸了酒精的棉签擦去皮肤上等我血迹后消毒、打绷带。剩下的她如法炮制。

    最让她头疼的莫过于几处大的贯穿伤,她无法确信过了这么久伤口会不会已经感染。为了避免过度的疼痛引起杰克的挣扎,医生选择对伤口做了局部麻醉。光线没有她所需要的那么充足,她不得不极其小心的用止血钳夹断血管止血,缝合结扎。同样消过毒的棉花和纱布被塞进伤口填压止血。最后她缝合了伤口,打好绷带长出一口气。医生向众人事无巨细的叮嘱了注意事项,并告诉他们有什么不对要马上来找她。临走,每个人都上前大力的拥抱了医生表达他们的感谢。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医生关于究竟是谁伤了杰克的问题。

    回到房间的医生担忧而疑惑,监管者们的态度已经变相的告诉了她答案——庄园主。除了庄园主谁还能有这样的力量和权力呢?她不知道究竟能否挽回杰克的性命,却要看天意,伤口感染随时会要了他的命。她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接着她才惊觉自己竟然这样在意这个“针对”自己的监管者。

   “谁要管他!”

   医生气恼的跺跺脚驱赶心里莫名其妙的感情,她把急救箱随意一放就躺在了床上。保持精神高度集中近一天的疲惫在此时席卷而来,她决定好好休息一下。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她沉沉的坠入了梦乡。由此她也就没有察觉到一个本应该还在昏迷的高挑身影悄无声息的走进了她的房间,为她关了窗、盖好被子,摘掉像是人骨一般的面具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后关上门离开。第二天,医生在门口收到了来自杰克的谢礼——一束绝艳如鲜血般的玫瑰。

    最近杰克好像变得更奇怪了,他似乎厌倦了在浓雾中狩猎。求生者们进行游戏的时候总能见到杰克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并且他追击他们时也没有了往日的迅疾。求生者们一头雾水,监管者们则三缄其口,不愿说出真相,仿佛说了就会遭受同样的对待。但这样的改变并没有对杰克造成什么打的影响,无非是把所有人送回庄园所需要的时间变得长了一些。即使没有的令人忌惮的雾隐和加速,医生依旧没能逃脱杰克的追击,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一次伤害。借着佣兵将杰克引开的时间,她站在圣心医院二楼的房间里紧锣密鼓的破译着密码。她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径直向医院走来的杰克,不多久心跳就开始响起,变得剧烈。为什么不用雾隐呢?她一边跑一边思考,即使两次雾隐间会有一定的时间间隔,现在也应该可以再度使用了。医生只顾着思索原因甚至没有意识到她跑到了医院二楼的断墙边。下一秒她就一脚踩空从楼上掉了下去。

    一声尖叫打破了医院的宁静,佣兵和同他一起破译密码的两个队友一样,做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

   “我们都走了密码机怎么办?可医生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园丁和律师都表示她/他放心不下医生一定要去看看。

   “现在这个密码机是最后一个了,也没剩下多少未被破译的部分,交给我就行。”
    佣兵向他们示意,表示破译最后这个密码交给他来完成。闻言,两人立刻抛下密码机他们向声源地跑去。佣兵无奈的看着队友离开,忍着战争后遗症造成的头疼破译被队友丢下的密码机,他笃信杰克是绝对不可能让医生受一点伤害的。医生害怕的在尖叫中闭上眼睛,不敢面对即将到来的后果。不合常理的,她觉得自己被包裹在温暖的怀抱中这让她分外的安心。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和身体砸在地上的声响,唯独没有疼痛!医生愣了一会儿,她慢慢睁开眼,深绿的风衣翻领映入眼帘。她忽然不想恍惚了起来,她对这样的温暖这样的视野似乎早有体会,并为之沉迷。

    “亲爱的医生小姐,能麻烦您从我身上起来吗?您这样投怀送抱的姿势必然会导致赶来营救您的队友的遐想,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医生这才意识到他们两个的姿势有多么的暖昧,会让看到人产生怎样的想象。她的脸通红起来,急急忙忙站起来。在这个人面前,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失态,就好像这个人会容忍她的一切一样。她想起杰克还未痊愈的伤口,这样大的冲击力,伤口一定会裂开的。医生想要蹲下来去检查,她伸出的手被杰克不动声色的推开了。杰克已经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站起来了,但她看见了,他曾躺过的沙地上印上了淡淡的血迹。

    “亲爱的医生小姐,您若是担心的话……不妨等到游戏结束后再来监管者的住所找我。一味地耽误时间对你我都没有益处。”杰克对脸上写满了对他伤势担忧和对他不使用能力不解的医生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您要知道,有些话、有些事是不能公之于众的。我们唯一能做的的就是保持沉默和不断的思考,使自己不在种种的现象中迷失,保持自我。况且……破坏规则的人总是会受到严厉惩罚不是吗?”

    医生呆立在原地看着杰克哼着小调离开,像是被什么无法挣脱的东西钉在了原地。直到大门被打开,她被同伴拽着跑出一路电闸塞回自己的房间她才找回自己的意识。因为恐惧冷汗不知何时浸透了她的衣服,身上的温度被风带,让她赶到刻骨的寒意。她一下瘫坐在地板上,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她终于明白了,明白了导致所有人深陷庄园的原因——规则之下,无人幸免。


TBC

NEXT:第六题意外&惊喜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