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沉迷吸叽!

【杰医/520接龙】微光

*第二棒……真第三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前后都是谁
*看完不要打我……顶锅盖跑

   “那我们需要搬去一个让你不会再如此疲惫和烦恼的地方。”

     她实在是太疲惫了,以至于她没有听到杰克的回应。所有的感知都离她而去,将她拖入沉睡。杰克抱着怀中沉沉睡去的人上楼,动作极轻的将人以一种舒适的睡姿放到床上。

   “做个好梦,我亲爱的艾米丽。”
他在她的身侧躺下,揽着自己心爱的人,他知道她注定无法有一个好梦了。

     艾米丽不知道她为什么在奔跑,她知道不这样做她的生命就将终结。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破旧的废墟被肆意蔓延的野草遮掩。她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渐渐平息了,这才分出心思来打量这个地方。一种强烈的感觉领着她向面前的双层建筑物走去,里面残破陈旧的摆设告诉她这是一家医院。医院中的陈设给她莫名的熟悉感,她似乎在这里为什么人做过治疗,那应该是一个可爱的女孩。

    她看到了一样和这里格格不入的东西,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密码机。在她的手接触到密码机的一瞬,她不由自主的开始进行了破译。但……为什么她身为一个医生会做这样的事?并且如此的熟练?

    无法解答的疑问,无法停止的情不自禁。她的思绪不受控制的飞飘。她记得那是一次难得成功的麻醉,她所做的事情分明是正确的,竭尽全力,为病者谋福,即使那违背了教会和世人口中神的旨意。她记得诊所外震耳欲聋的嘈杂的呼喊,那些人只会站在所谓的正义上俯视所以他们认为错误的,从来没去想过病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莉迪亚!快走!他们要闯进来了!!快走!”

    小护士的呼喊是那么急切,她不得不抛下还在手术台的上女人匆匆离开。她的血还在不停的流……两个生命被她抛给了死神。在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自己和杰克在一起的时光了。她的指尖被电流击中,一阵酥麻。她再次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本能的逃跑。这次她没有那么幸运,她分心了追在她身后的人似乎被浓雾笼罩,她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心跳之下极其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歌曲——那是杰克最爱的。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被绑在椅子上,荆棘刺入身体,疼痛难忍。她得以短暂的看到这个追逐她的人,风衣随风飘动,淡淡的玫瑰香气。没有回应,她无法透过骨质面具猜测这个人的想法。这个人对她太温柔了,却又做出了结束她性命的事情。她现在有时间好好想一想事情了。想一想她和杰克的事情,也许这样就可以心怀幸福的离去。

    他们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呢?似乎忽然就在一起了,但绝对不是一见钟情。那段时间她总是收到鲜艳美丽的玫瑰,来自他,一个坚称自己嗓子疼的病人一个喜欢和她一起看无聊的医书的人。她的医术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似乎所有的瓶颈都不存在了。也许恋爱的人都是幸运的,新开张的诊所红火起来。然而优秀的往往是被嫉妒的,现在的她不得不面对让她烦心的医闹,或许像这样死亡也是个不错的解脱,她将去往一个新家,没有琐碎而烦心的事情。但……她还没有告诉杰克自己的名,还没扔杰克的唱片,熬夜可不是好习惯。

    她看到了自己的终结,看到那个迷雾中的人摘下了面具,一切都太晚了,她的烛火要熄灭了,她已经看不清了。

    “我们仍会再见的,但请你再也不要回来。”

评论

热度(48)